无人的月夜,月亮花悄悄开放,散发淡淡的银白色。 双子花即情人草,花朵相对,不再移开。 情人草绽放在纯净的月光下,枯萎于黎明之前,无人知晓。


  无言的思念——看不见的悲哀续 [随笔小品] - [Story]  
Tag:Story

我是一片梧桐的叶子,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种,是长在最下层的那种,生来注定是保护者,保护着梧桐的这片立根之地。比起树端的兄弟,我显得很大很大。
我所保护的那块土地,只有一些小草和一朵很小很小的花。在我还是嫩芽时,就发现这片土地有一株小苗与众不同,她很害羞,长得比较慢。很明显她想与其他幼苗取得统一,但是最终却长出了一个花骨朵。天哪,她是一朵花呀,而其他幼苗终究是草。
那时起,我就开始精心呵护着这朵小花,尽量为它遮去酷日与暴雨,只让她感受自然的温情柔光与细雨。

她一天天变得美丽,毫不迟疑的美丽,我也越来越害怕这种美被破坏。我告诉周围的兄弟,请他们帮忙遮挡外界的视线,不要让蜜蜂或其他生物来伤害她。树端的梧桐叶听说了我的事,提醒我这种小花到处都是,离开蜜蜂,小花将无法蜕变为精灵。但是,我眼前只有这一朵小花,她不可能变成更美丽的精灵了,蜜蜂只能令她枯萎。

周围的兄弟非常热心,我们渡过了最需要提防鸟和飞虫的夏季。不过,接下来,我们更需要担心的是我们自己。秋天过得很快,树端的树叶最先枯萎,接着一片一片,一片一片,没有停止地,我周围的兄弟渐渐离我而去。
我也看见了那些白色的精灵,一起风,她们就飘零。她们很美却很短暂,而我的小花不会。
我的小花大概也注意到了那种美,她发出了细小的声响。可是我听不清,或者说听不懂。

你是后悔没有遇到蜜蜂吗?

我想问,可是她一定也听不懂我的话,还是算了吧。

一天天地,我感觉力量在逝去,我已不如过去青绿,不如过去帅气了。但是我还想继续保护这朵小花。

冬天来临,小花还是那么美,虚弱顽强。初雪映照,清醒夺目。

暴风雪肆虐时,我已没有力量保护小花了。看着她渐渐被雪湮埋,听到她娇弱的声响,很无力很无力。

我请求冬风将我的泪结成冰,让我守护这片土地直到来年春天。

小花,如果来年,你能再成为一朵小花,不要再孤单一人了。

2:35:45


@ 02:32 [ 引用_0 ] [ 编辑 ]

■ 评论

■ 发表评论
© Powered by BlogBus.Com. 2002-, All Rights Reserved.